来源(null)

《樊梨花烽火奇遇结良缘》分集剧情(1-20集)

2006-5-5 16:33:11

cntvz.com(中文-影视剧情网)

第1集 梨花逃婚邂逅丁山

西凉名将樊洪之女樊梨花随师傅梨山圣母在梨山学艺多时,却发现最近练武时,常见一手执兵器男子的黑影,不解,遂向圣母请教,圣母指梨花尘缘未了,着她下山。梨花回寒江关老家,与樊家刚招揽的勇将杨藩因捕猎小动物起冲突,杨藩闻梨花是樊洪之女,态度大变。杨藩向樊洪提亲,梨花兄长樊威为巩固樊家势力,加上受妻子唆罢决先斩后奏,代为应承婚事。

梨花不满樊家收下杨藩聘礼及指环,遂伪装成汉女准备入大唐国境玉门关,不料樊威、樊武兄弟追至。大唐小兵薛丁山以为二男强抢汉女,将二人击退,更助梨花顺利入关。梨花对心地善良的丁山,生好感。樊武与杨藩担心梨花安全,冒险入关找她,惜樊武身分败露被汉将窦一虎拿下。梨花无意中得到丁山令牌,欲将它归还,因而发现樊武被捉。梨花往军营救人遇丁山,遂将令牌归还,丁山认定梨花是西凉间碟,与她打起上来,杨藩乘机放火烧粮草。

梨花将指环归还杨藩,婉转拒婚。圣母将「情比金坚指环」交给梨花,指她与手执「方天横」男子有宿世姻缘,二人同心合力方能化解大唐、西凉两军交战。樊洪与丁山父薛仁贵开战,二人被困瘴气森林内,梨花与丁山冒死救父,当梨花遇丁山时,指环果然如圣母所言一分为二,梨花方知有缘人就是丁山。

第2集 丁山在梨山养伤

梨花及丁山惊见指环自动套在二人指头上,愕然。丁山、梨花失足堕崖,不料,当二人十指紧扣之际,一股神奇力量出现,仁贵、樊洪被送出瘴气森林,两军元帅受伤,决定收兵。丁山因内伤加上吸入太多瘴气,晕倒,梨花遂将他交圣母救治。圣母对梨花表示二人尚未成就宿世姻缘,送她仙豆备用。丁山失踪,一虎与妹窦仙童自荐潜入敌方军营打探他下落。樊洪劝梨花答应杨藩婚事,梨花藉词考虑拖延。

丁山醒来,感激圣母救命之恩,圣母着他与梨花成亲,丁山受父影响,对西凉人存偏见,宁死也不娶梨花,梨花心中傲气亦容不下丁山,圣母好言相劝。一虎与仙童向仁贵复命,并欲再潜进敌军军营,仁贵阻止。鲁国公程咬金提议仁贵乘机向皇上要求增援,收复寒江关。仁贵单人匹马到关外向樊洪交回丁山,否则将寒江关铲平,杨藩决把握时机,命人往找丁山。

樊武见梨花不快,追问原因,梨花遂将与丁山的秘密说出。梨花带同樊武跟杨藩约会,樊武趁梨花走开时,藉词与杨藩切磋武功,诈作受伤令梨花脱身离开。丁山以为梨花在酒菜中下毒,拒绝进食,梨花遂以激将法令他起饭。梨花为了采摘仙草给丁山做药引疗伤,不慎中毒晕倒。丁山体力恢复,遂向圣母辞行,不料在途中遇上昏迷倒在路旁的梨花。

第3集 梨花找丁山履行婚约

丁山无奈照顾梨花,并整夜守候在她身旁,梨花翌日醒来,以恩人自居强逼丁山唱歌谣,又要他采摘野果给自己吃。丁山吃下圣母的丹药后康复,打算下山,梨花使计勉强他留下。杨藩欲讨好樊武,不果。丁山以为梨花诈病戏弄自己,一怒之下离开梨山,却被杨藩生擒。杨藩以丁山为人质,向仁贵下战书,实质暗在山头埋伏弓箭手,准备将仁贵射死。

梨花往大牢放丁山,好让他救仁贵,惟要求丁山在三日内回来提亲,丁山无奈答应。仁贵单人匹马往寒江关救子,中杨藩一箭,丁山赶至亦难以寡敌众,幸梨花及时出现,施法救走二人。杨藩向樊洪建议趁仁贵受伤,乘胜追击,梨花却以大唐援兵将至为由劝父放弃开战。仁贵以丁山偷偷习武,有违家规,要家法伺候,众人代丁山求情。仙童无意中发现丁山手上指环,知他苦衷后,决替他守秘密。

丁山重遇青梅竹马暗恋对象陈金定,知她与谊父陈老师到来玉门关开书斋,暗喜。梨花见丁山没守约前来提亲,决瞒着家人往找丁山。樊洪察觉梨花举动有异,逼樊武说出真相。梨花责丁山不守诺言,丁山恐金定误会,连忙否认曾答应娶梨花,并指一切是梨花一厢情愿,梨花大怒。金花恐梨花缠住丁山惊动仁贵,托词要梨花在三日内拿诚意到来,才让她做薛家媳妇。

第4集 梨花诚意被金花否定

梨花为明白诚意是甚么,四出求问,却不得要领,最后从一位新娘子经验之谈得着启法,遂逼一虎说出丁山最爱吃的东西。陈老师知道丁山早对金定有意,着金定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梨花快马兼程往何满记买汤圆,惜何伯早已退休。梨花终请到何伯为丁山再做汤圆,惜赶返玉门关途中遇见哭哭啼啼的程咬金,误以为他儿子被大石压住,好心相助,却原来他只是寻找玩物蟋蟀,气煞梨花。

咬金缠住梨花要学武功,令汤圆送到薛家时已放凉了,金花指梨花没诚意,欲打发她走,梨花深深不忿,不理风雨,决在平辽王府外等丁山出现。众人恐仁贵外出遇梨花,出尽法宝把他留住。咬金往薛家,见梨花在外守候,却忘了她是谁。梨花守候咬金出来,设法令他记起自己,咬金见她可怜,带她回府暂住,得知她的苦衷,劝她等待好时机让丁山接受她。

杨藩惊见梨花的飞鸽传来的家书,被误导以为梨花被丁山迷惑,一怒之下带兵直闯玉门关找丁山晦气,因而惊动仁贵。梨花告知杨藩非丁山不嫁,打发他回寒江关。咬金欲劝仁贵接受梨花,二人更为此起争执。丁山妹金莲闻梨花指自己与丁山有宿世姻缘,决以占卜命理之法打击她,更直言丁山心中只有金定。梨花偷看金定被发现,遂直接问她会否下嫁丁山为妻,金定却不置可否。

第5集 梨花与应龙罪犯欺君

咬金央求梨花教自己戏法,梨花提出条件要咬金做说客。咬金游说仁贵为大局着想接受梨花做媳妇,让她效忠大唐。金花为免夜长梦多,建议尽快替丁山成家立室,丁山得悉父母撮合自己与金定,喜上眉梢。金定回家看见薛家送来的聘礼,诧异,陈老师表示为尊重金定意愿,两日后才回复薛家。金定有感对丁山陌生,向丁山表示需再考虑,丁山却误会是梨花从中作梗,往找梨花算帐。

城中闹鬼,家家户户不敢夜出,仁贵恐皇帝李世民微服到来时被吓怕,丁山自荐调查闹鬼真相。梨花为协助丁山,主动前来查察,终发现闹鬼只是二世祖薛应龙测试其新发明所为,并成功将他捉拿。应龙下人福伯找人顶包,救应龙出大牢,应龙对梨花感兴趣,命福伯查探她。咬金找来五大才子介绍给梨花,希望她放弃丁山,不果。仁贵为迎接世民及皇爷李道宗,命人打扫街道。

一虎把守关卡,欲向世民、道宗搜身,幸仁贵及时阻止他冒犯天子。仁贵与道宗为起兵一事起争执,世民却无心国事,一心只想摆脱道宗在民间游玩。应龙挑战梨花,要跟她斗快令别人留泪,恰巧看中前来怡红院寻芳的世民。应龙的把戏未能让世民流泪,梨花施幻术终胜出,时道宗等人赶至,梨花与应龙才惊悉眼前人是当今皇帝。道宗以丁山护驾不周,命人将梨花、应龙及丁山收监。

第6集 世民赐婚撮合梨花与丁山

道宗素来针对薛家,藉词丁山与梨花来往,指薛家有通藩卖国之嫌,请求世民将他们处斩,并推举其子可取代其守卫边疆重任。咬金却向世民表示仁贵一家效忠大唐,梨花只因仰慕丁山,甘愿委身下嫁的原因,更指梨花对平辽大有帮助。世民质疑梨花幻术实战价值,咬金即着梨花在世民前表演幻术,道宗派出勇士作出挑战,不敌,世民啧啧称奇,答应她一切要求。

世民下旨封丁山为二路元帅并赐婚,撮合他与梨花,丁山失落。福伯声泪俱下求梨花救应龙。应龙获释后,带礼物来向梨花提亲,遭拒。应龙要跟梨花斗快捉活雀,惜仍败给梨花,应龙愿赌服输,认她做娘亲。丁山闷闷不乐,找仙童饮闷酒。仙童为约梨花见面,要她自动离开丁山,二人一言不合动武,仙童受伤,丁山更讨厌梨花。咬金奉命到寒江关,将梨花与丁山婚事告知樊洪,并向他招降,樊洪怒赶咬金离开。

梨花写家书给樊洪,遭兄嫂所毁。杨藩闻梨花婚讯后,另有计划。梨花终收到樊洪送来的亡母遗物及其祝福绳结,感动。梨花大婚之日,应龙前来捣乱,还称呼梨花为娘,惹仁贵不悦。丁山欲乘机将梨花休弃,咬金却愿作二人关系担保。丁山逼仙童等人打马吊,让梨花独守空房。梨花不甘受冷落,怒气冲冲找应龙晦气,却从福伯口中得知应龙的苦衷。

第7集 应龙感激梨花解其心结

梨花往怡红院,带着醉醺醺的应龙乘船往找其亲娘,应龙醒来已反抗无从。仙童跟踪梨花,令薛家上下以为梨花与应龙私奔,丁山欲藉此休妻,咬金不信梨花出走,反怪丁山冷落她,仁贵亦不同意丁山在没有证据下休妻。仙童为找梨花通奸罪证,硬拉丁山往应龙家,二人却不慎触动机关被困。梨花为应龙补祝寿辰,应龙感动。

丁山、仙童失踪,金花担心不已,金莲为二人占卜,让金花安心。应龙远远看见亲娘改嫁后的生活,从她笑靥终体谅其所为,并解开自己多年来的心结,释然回家。福伯发现仙童、丁山被困,却爱莫能助,幸应龙回来放出二人,不料,丁山见梨花与应龙一起,即指二人是奸夫淫妇,誓要休妻。咬金找来稳婆替梨花验明仍是黄花闺女,丁山却不肯认错。应龙使计令丁山一尝被冤枉滋味,反惹怒丁山。

咬金带丁山往找应龙亲娘,并着他以家、国为重,不能让梨花上京告状,丁山终低头向梨花道歉。金花打算以家务劳役梨花,让她吃苦头,要梨花做饭,于是梨花在后园做了拿手的「烤羊宴」给各人品尝,却无人问津。咬金为了令梨花做个象样的新抱,决定让梨花跟其厨子学做菜,应龙更提议将食谱记下,让她依法做菜。梨花专程做丁山最爱吃的七宝羹,仙童却误会梨花下毒,令丁山将七宝羹摔掉。

第8集 樊武入关见梨花闯祸

丁山一口咬定梨花毒害全家,幸咬金到来解释,梨花一怒之下离开薛家,咬金追出并开解她。樊武寿辰将至,梨花拾彩石准备给他作为生日礼物,应龙请缨替她送礼。一虎故意留难应龙出关,又将他与樊武相认的稻草公仔弄毁。樊武亦因思念梨花,准备乔装汉人入玉门关探望妹妹,见应龙手上稻草公仔,紧张不已,应龙终其身上的彩石发现他就是樊武。

应龙利用其发明「飞天帽」令樊武顺利入城,惜途中遗失了稻草公仔,四处搜寻期间,冒犯了金莲,因而惊动了仁贵,更被拉往军营审问。梨花替樊武求情,仁贵遂允许樊武留下与梨花相聚。樊武往找金莲欲解释,却把她吓怕,梨花惟有安排樊武暂住应龙家。梨花随薛家往祖庙祭祖,金花命她看守长明灯,却被樊武不慎弄熄,仁贵决以家规处罚梨花。

樊武自知闯祸,打算离开玉门关,却被一虎碰见,当街羞辱他。一虎挑起村民对西凉人的仇恨,樊武惨遭围殴。金莲惊闻樊武失踪,生死未卜,遂说出真相,丁山决助梨花寻找樊武。梨花见丁山奋不顾身在悬崖边拯救樊武,又温柔地替他疗伤,对丁山改观。梨花尾随丁山上茶楼,一村妇送上生仔秘方,又闻村民称自己为薛夫人,梨花心甜不已。金定远行回来,一见丁山与梨花,转身便走,丁山紧张追上解释,却被陈老师拒于门外。

第9集 丁山欲立金定为妾

金定原打算回来答允薛家亲事,惜丁山已成亲,陈老师好言开解。丁山回家后,将自己反锁房中。梨花为讨丁山欢心,向应龙请教造鞋之法。仙童约金定见面,发现她仍对丁山有意。金莲占卜后,认定金定与丁山是宿世姻缘,金花遂往游说陈老师让金定做丁山妾侍。丁山跟金定解释与梨花成亲一事,并承诺对她的心不变。

梨花以应龙发明的「缝纫机」,通宵达旦造好新鞋,欲给丁山,金花却使计令梨花随仙童前往姻缘山拜「顺宁石」,保佑夫妻和顺,梨花无奈将鞋交予金花。应龙惊闻丁山准备立妾。陈老师见金定变得有主见,不喜反忧,金定遂指经历令自己成长。梨花与仙童拜石后,施法将塔香烧尽回家,途中遇赶来找自己的应龙,得知丁山立妾消息。丁山快可与金定成亲,笑不拢咀,不料梨花回来,声言不许他立妾,仁贵遂以一家之主的身分,逼梨花就范,梨花气愤离开薛家。

好事多磨,咬金突传圣喻,召仁贵及丁山实时入宫。原来回纥使节带同一勇士到来大唐耀武扬威,世民着仁贵两父子与其切磋武功,惜二人中了幻术,变成父子对打,世民无奈答应送两座城池给回纥为礼。咬金建议仁贵以梨花对付回纥力士,替大唐挽回面子,丁山惟有低声下气找梨花回家。梨花从咬金口中知道详情,要丁山答允不娶金定,才肯出战。

第10集 梨花被指谋害仙童收监

梨花大胜回纥力士,不但替大唐挽回面子,更要回纥以十四座城池作为回礼,世民大乐,执意赏她,梨花遂要求世民下令不许丁山立妾。陈老师退回聘礼,金花婉惜不已。金定体谅梨花不让自己入门,更反过来开解丁山。梨花无意中勾破丁山手帕,丁山大怒,梨花方知手帕属金定。丁山与金定在酒家厢房吃饭,恰巧被梨花、樊武及应龙撞破,丁山、应龙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丁山回家与梨花再起争执,仁贵怒斥丁山,金花遂劝丁山低调见金定。樊武欲替梨花出一口气,反误吞应龙的「遗臭万年丹」。应龙得悉仙童暗中找人淡化脸上疤痕,收买村妇戏弄她。仙童被取笑,借酒消愁,梨花方知她介意脸上疤痕。仙童脸蛋变得又红又肿,往黑风山找应龙晦气,却见梨花出现。

一虎赶至黑风山见仙童被怪虫噬脸,以为梨花谋害其妹。仙童中毒昏迷,一虎要仁贵主持公道,梨花指千年水蛭可替仙童治疗脸上疤痕,且只是暂时昏迷,惜无人相信,仁贵依军法暂将梨花收监。回纥突袭大唐,仁贵领兵迎战,不料薛家军中回纥力士的妖术,受伤败退。咬金奉世民喻,命梨花出任副元帅及执掌帅印带兵杀敌,丁山无奈到大牢斟茶认错,请梨花相助。梨花上阵,见丁山被回纥力士引至茅屋,追至,入幻象阵中,梨花发现手上的指环突有异样。

第11集 仙童、梨花结谊金兰

梨花藉指环指引,救出被困于幻术中的丁山,二人合力将回纥力士及其师傅打败,回纥更要向大唐割地求和。丁山虽与梨花立下大功,仍被仁贵斥责违反军令,幸得梨花替他求情。一虎正欲替妹讨公道,突闻仙童惊呼之声。原来仙童脸上疤痕剥落,梨花终沉冤得雪。仙童感激梨花助自己恢复容颜,不但与她冰释前嫌,更要跟梨花结谊金兰。

樊家恐梨花为大唐倒戈攻打西凉,樊洪考虑与大唐议和,樊威反对。原来樊威与杨藩暗中代樊洪跟其它藩主商讨结盟,密谋反攻大唐,惜仍未取得所有藩主共识,樊威决定向某藩主施压。杨藩知阿紫与樊威夫妇关系不和,假意上前开解。梨花被委任军中教尉一职,仙童认为有阻她与丁山培养感情,梨花却不以为然。梨花见丁山只负责守粮仓,请求仁贵给他实干机会,金花亦为儿子前途着想附和她,不料仁贵竟将丁山调至厨房。丁山为此迁怒梨花,仙童遂教梨花应付丁山之法。

梨花向丁山道歉,更成功要他带自己游山玩水,又安慰他。丁山发现自己对梨花改观,强逼自己只喜欢金定,决避开梨花。丁山与金定闲逛时遇意外,丁山情急下拥金定入怀,二人心如鹿撞。金莲偷偷在夜市开档替人占卜,被应龙发现及要胁。金莲对应龙投鼠忌器,却勾起仁贵好奇。金莲为了客人继续开档,终被仁贵揭发。

第12集 梨花渐被薛家接纳

仁贵怒责金莲摆档占卜不合体统,众人替她求情,梨花亦代为说项,金莲却不领情,仁贵决罚金莲抄孙子兵法。金花见仁贵为女儿费神,提议找媒人替金莲说亲。金莲发现应龙竟在自己素来摆档的地方替人占卜,上前理论。应龙取笑一虎甘做观音兵,更打赌自己必能成功追求金莲。金莲被逼相睇,应龙前来捣乱,金莲反向他道谢。金定闻丁山对梨花改观,面色一沉。金莲替自己占卜知自己好事近,苦恼。

应龙不断引金莲注意,又以飞鸽传书约会金莲,用大风筝与她翱翔天际,制造浪漫气氛野餐,金莲大乐。丁山不忿在厨房工作,挥菜刀泄愤,险伤仁贵。梨花为丁山前途问题找仁贵,反被仁贵指多管闲事。金定陪丁山散心,却藉词扭伤要丁山背自己回家,陈老师见状欲劝她放弃无结果的感情,金定却决不计较名分,跟丁山来往。

梨花从咬金口中得知仁贵忌惮丁山的原因,决想法子让父子和解。仁贵又发恶梦,惊醒后决提早回军营,在路上跟丁山遇上两名回纥兵,丁山突拉弓相向,仁贵勾起梦中情境,却原来丁山将回纥兵射杀,仁贵终放下心头大石,却不知是梨花计谋。丁山终获调职,兴奋告知梨花并感激她相助。梨花相约仁贵上茶楼喝茶,又带他到市集看相士替人解忧,仁贵终让金莲继续为人占卜,金莲大喜,感激梨花。

第13集 金定是西凉密探

金定往见杨藩告知薛家动向,原来二人乃兄妹关系,为替家人报仇,杨藩决定让金定留在大唐,并送她密函以作联络。金定在路上与樊武碰过正着,掉出密函,樊武好心替她拾回。樊洪接讯得悉老藩主身故,大感奇怪。应龙为金莲搜罗占卜书,又营造浪漫气氛与她吃精致点心,讨得金莲欢心,一虎却视之为卑鄙手段。

樊武在梨花面前指金定是西凉人,金定否认,丁山刚好路过替金莲解围,樊武不忿。金莲受感情困扰,欲向梨花倾诉,却欲言又止。樊武为弄清金定身分,跟踪她,金定遂引他至后巷并高呼非礼。樊武接受审讯,与金定各执一词,仁贵决定将他逐出关外,樊武临行前叮嘱梨花要小心金定。樊洪认为老藩主之死另有内情,问樊威是否曾见老藩主。阿紫将樊洪决定重新执掌军权告知杨藩,杨藩竟唆使她向樊洪下毒手。

丁山准备买礼物来哄梨花,却被金定发现。应龙假装被马车撞至重伤,金莲伤心落泪,却见众人催促自己向应龙说出心意,即揭穿应龙计谋,原来金莲早知道二人打赌之事。梨花发现金定配戴的项链与丁山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一怒之下将项链退回,还声言回娘家。世民以阅兵为名,突然与道宗探访薛家军营,道宗指闻梨花与丁山不和,重中挑拨,幸梨花及时回来,并编出谎言替薛家上下解围。

第14集 梨花、丁山戏假情真爱上对方

世民藉送鞋给丁山及辛辣辣椒来试探梨花与丁山的感情,幸梨花机警没露出破绽。世民以下雨为由,强留丁山及梨花在别苑过夜,梨花发现道宗站在二人房门外偷看,惟有与丁山假装恩爱,却在推撞间意外亲吻,二人吓得立时分开,却又不自觉回味亲吻感觉。仙童追问梨花在别苑与丁山共度一宵的情况,确定她爱上丁山。

世民赞扬梨花令军队大有进步,梨花反将功劳归给薛家及咬金,令世民更欣赏她。世民回京后,丁山与梨花均对对方有意,金莲发现丁山心意,劝他尽早作出决定。梨花坦承爱上丁山,丁山亦承认对她有同样感觉,决定跟金定分手。金定看出丁山来意,未及他开口已泪流满面,说出自己买下与梨花相同项链的原因,又紧抱着丁山不放。梨花得悉丁山不忍向金定提出分手,将项链退还丁山。

金莲借一虎来刺激应龙后,却又向一虎坦言不会爱上他。一虎借酒消愁,应龙上前规劝被打,自知玩出祸来。金莲误会应龙遇不测,着急,应龙知其心意,苦缠金莲,被一虎发现,二人大打出手。应龙为感情事向梨花求助,仙童说出一虎用意。樊洪身体虚弱,在樊武面前晕倒,樊威劝樊洪安心休息,由他处理军务。仙童代丁山送分手信给金定,劝她不要破坏梨花与丁山感情,金定却看出仙童对丁山的心意。

第15集 杨藩使计夺樊家兵权

仙童使计令梨花与丁山修好。丁山愿意陪梨花回娘家探望樊洪,又承诺亲自与金定说清楚,梨花心甜。杨藩着金定分化薛家军,及破坏丁山夫妇感情。一虎为了金莲,约应龙见面,告知金莲喜恶。应龙以诚意打动坊众替自己说话,终获金莲原谅。

一虎上怡红院饮闷酒,醉醒发现遗失令牌,一妓女更满身伤痕死在其身旁,大惊。证人小兰指控一虎醉酒杀人,仁贵亦在世民的施压下要在两日内证明一虎无辜,否则处斩。梨花与仙童等替一虎找证据洗脱罪名,惜无功而还。仙童决定劫狱救兄,梨花、丁山暗中相助。杨藩欲趁薛家军军心未稳之际,以樊威之名请来五大藩主前来商讨出兵攻打大唐。

杨藩在众藩主面前,揭发樊威是杀死老藩主的元凶,又从神智不清的樊洪,骗去樊家兵权。樊武无意中闻阿紫跟杨藩约会。道宗以众藩主在边疆集结,提议出兵,梨花自荐担当说客回西凉劝降,仁贵同意,并将薛家令牌交给梨花。丁山随梨花回西凉,却遭士兵拦阻入关,梨花遂着丁山往找樊威。

梨花回家见樊洪病重,又从杨藩口中了解樊威的事。丁山往找樊威,却被其手下捉拿,樊威自责受杨藩唆罢。众藩主质疑杨藩的能力,杨藩展示实力。梨花得悉樊洪中慢性毒,决上梨山找圣母救治,不料途中遭杨藩的士兵伏击。

第16集 樊洪苏醒化解战争危机

梨花使出幻术方与樊武突出重围,将樊洪送上梨山给圣母诊治。道宗带平南王李元帅至玉门关,以一虎、仙童之事,及发现有奸细混入企图在水源下毒,质疑仁贵管治之能力。丁山与樊威回樊府途中遇伏,幸仙童及一虎及时出手相救,并从杨藩手下得悉众藩主结盟准备向大唐起兵,仙童与一虎遂冒死将消息告知仁贵。

樊威自责累樊洪中毒,梨花、樊武开解他。梨花担心政局,丁山安慰她,并表示愿与她一起面对。樊洪终苏醒过来,得悉杨藩奸计。众人下山前,圣母指梨花的仙豆已用完,遂送「穿云箭」给丁山。樊洪在丁山及梨花等人保护下,及时阻止众藩主出兵,更揭穿杨藩的奸计,杨藩走投无路,纵身跃下山崖。道宗要先发制人,逼仁贵下令出兵,幸樊武及时赶至告知西凉叛乱已平息。樊洪为老杨藩主之死亲手刑罚樊威。

樊洪替梨花补办喜酒,丁山按西凉习俗上丁山打老虎并将虎皮送给樊洪,终获樊洪接纳,并答应与大唐和平共处。丁山随父先行回家,梨花要他承诺每晚想念自己并且不能再见金定。金莲说出一虎杀人之事的疑点,应龙遂往怡红院讹称一虎已被处斩,小兰以为见鬼,终将真相说出,一虎沉冤得雪。金定为替兄报仇,使计骗丁山见面,并将他灌醉。丁山酒醒后,以为与金定发生关系,错愕万分。

第17集 金定嫁入薛家为妾

丁山自责酒后胡涂,金定劝他先回家,不料却被陈老师撞见他衣衫不整走出金定房。陈老师质问仁贵如何安置金定,金花扬言会善待金定,梨花刚从西凉回来,闻言即夺门而出。丁山冒着大雨求见梨花,梨花恨心不理,金花、金定及咬金前劝丁山回家。梨花听咬金一夕话后,为丁山及薛家着想,无奈让丁山纳金定为妾。

金定风光嫁入薛家,反招来街坊闲言闲语,心中难受。丁山有感对不起梨花,竟在洞房夜找她,被梨花请回,丁山却仍不愿入新房。丁山向应龙求助希望得梨花原谅,应龙遂教他以诚意及耐性打动梨花。金花对金定赞不绝口,梨花大感不是味儿。梨花看见丁山的礼物及信后,正打算原谅他,却见丁山步入金定房间,心感酸溜溜。杨藩堕崖后给风雷道人救活,更答应传授幻术给他,只要他杀死梨花及丁山替其徒儿报仇。

金莲告知金花与应龙相恋,金花遂试探仁贵对应龙的印象,仁贵即指他终日无所事事,更刚碰到他入怡红院,金莲闻言,激动。仁贵终发现金莲与应龙相恋,应龙为令仁贵接受自己,决定加入薛家军。仁贵又梦见自己被丁山所伤,金花不安,丁山遂说出当日梦境应验的真相。仁贵接告密信,得知丁山、梨花欺瞒自己,罚二人在祖庙面壁思过,金定送饭给二人时,晕倒,经诊断后证实有孕。

第18集 梨花含冤莫白

应龙首日入伍,梨花替他迈向被仁贵接纳的第一步而高兴,自己却闷闷不乐。梨花为与金定好好相处,决亲自煎西凉安胎药给金定,不料,金定喝后感不适,金花得悉金定腹中块肉不保,迁怒梨花的安胎药,梨花百辞莫辩,一怒之下返回西凉。应龙为梨花出头,竟以下犯上怒斥丁山,被罚。梨花返抵娘家,装作若无其事,惟被樊武看出心事。

风雷输出真气传授杨藩迷心大法,但命他要小心运用。杨藩下山后即联络旧下属苏邦及金定,为了报仇,更不惜向金定施迷心法。应龙探望梨花,樊洪方知梨花受屈。丁山挂念梨花,苦恼不知应否信任她,金莲上前开解。仁贵又再梦见被丁山杀死,不自觉地刻意回避丁山。樊洪约见仁贵望可替梨花讨回公道,限丁山三日内哄回梨花。丁山正准备往西凉向梨花请罪,金定却使计令丁山陪自己回京祭祖。

梨花见丁山迟迟未至,心灰意冷上梨山,圣母好言相劝,并透露仁贵与丁山即将了结断夙世恩仇,丁山更会背上弒父之名,梨花一凛。杨藩突袭薛家军营,引仁贵等追上猛虎山。仁贵部署上猛虎山搜索杨藩,却拒让丁山相随。梨花赶往猛虎山,劝仁贵离去,却不得要领。梨花、仁贵不慎闯入杨藩所布的幻阵中,二人互相以为对方是杨藩,大打出手,丁山赶至,目击梨花将将仁贵刺伤。

第19集 仙童巧计试金定

丁山不理梨花解释,向梨花胸口刺了一刀,更扬言与她恩断义绝,便转身与众人扶仁贵离去。杨藩得悉梨花介入坏其大计,欲再运功对付,竟发现双手变硬,错愕。仁贵吐血,昏迷不醒,众担心不已。梨花伤重晕倒山边,被救回家,樊洪等惊闻杨藩尚在人间,梨花阻樊威找杨藩算帐,决向圣母求助。杨藩用迷心术控制金定,命她杀死仁贵。

杨藩质问风雷为何双手变硬,始发现被他利用,一怒之下将他杀死。金定行刺仁贵,幸被丁山及时阻止,丁山竟怀疑是梨花向金定下幻术。仙童随金花、金定到寺庙祈福,见金定突然心神恍惚,遂跟踪她。仙童向丁山提出疑点,决以西凉文字引金定现身,金定果然中计,遂说出被杨藩操控的真相。丁山得悉被骗,伤害梨花,怒赶金定离开自己。道宗以仁贵伤重为由,准备接管玉门关兵权。适时,仁贵苏醒过来,将当日梨花上猛虎山的原因说出。

丁山往梨山找梨花时途经湖边,毅然跳进水里,要替梨花寻回亡母遗物手镯,惜仍不得要领。金定在酒菜中下毒,准备与兄同归于尽,惜事败反被杨藩击杀,梨花来到,金定已返魂乏术,只求她好好照顾丁山。梨花武功不及杨藩,中其幻术行刺世民,丁山上前阻止,指环再次发挥功用。梨花行刺失败后逃去无踪,道宗宣旨将仁贵一家收监。

第20集 丁山、梨花合力韱灭杨藩(大结局)

丁山因追寻梨花,不知已成了钦犯,幸应龙及时阻止他回玉门关。丁山往梨山求圣母下山救梨花,圣母却只肯给他一颗丹药疗伤,并指只有他自己才能令梨花记起二人美好回忆。梨花甫见丁山,即发狂追斩他,丁山情急下打伤梨花,惊觉功力进步神速。丁山带梨花见圣母,希望能解除梨花所中幻术,圣母却表无能为力。

原来,圣母早已圆寂,元神留在梨山,只为了成就丁山与梨花的夙世姻缘,且已将一生功力灌注于给丁山吃的丹药中,说罢即离开人世。丁山带梨花外出,梨花却只记他的不是之处,丁山无奈将她绑回梨山。梨花使诈骗丁山替自己松绑后,又再追斩他。杨藩喜见梨花将丁山杀死,现身之际,却中了丁山及梨花的圈套。杨藩欲运功,却走火入魔化成灰。

丁山等赶往刑场,阻止世民处斩仁贵等人,不料杨藩的怨气竟上了道宗身,更要行弒世民,应龙以身相挡护驾。梨花及丁山追踪杨藩的怨气至森林,丁山忽见两个梨花站在眼前,不知如何是好,真梨花想出割伤自己,指环即与丁山的合而为一,化作一股力量将杨藩消灭。世民论功行赏,梨花竟求返回西凉。仁贵与仙童亲自到樊家劝梨花回玉门关,不果。丁山为求梨花原谅,千辛万苦将梨花亡母镯子拾回,梨花却要试验二人是否真的有夙世姻缘。 中文影视剧情网(cntvz.com)

Link: http://www.asm32.net/article_details.aspx?id=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