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浪网)

From: http://ent.sina.com.cn/v/m/f/sjtgsag/index.html

电视连续剧《铁将军阿贵》分集故事梗概(1-35)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08月21日15:44 新浪娱乐

第一集:

乾隆年间,太后七十大寿即将来临,满朝文武为讨太后欢心,挖空心思各出奇招为太后准备着寿礼。乾隆皇帝欲下旨为太后最为宠爱的多格格选婿,准备让多格格的婚典与太后的七十大寿庆典同时举行,此举令太后非常高兴,但同时却让和珅心中颇为不安。因为皇帝看中的正是当朝屡立战功的青年将军阿贵。此人大字不识,脾气倔强,却因战功赫赫,屡屡为皇上解除心头之患,因而军权在握。和坤于是与其弟和琳密谋,利用糊涂的和亲王弘昼及当朝文武官员陷害阿贵。众怒难犯,乾隆降下圣旨,将正在前线打仗的阿贵就地革职,限七天内回京候审。时间紧迫,倔强的阿贵依然不顾和琳的要挟追击匪首并将其斩首,然后才星夜快马赶赴京城领罪。一路上跑死多匹战马,为保证按时到京面圣, 阿贵无奈之中挟持了小县令唐大年和他正亲自护送进京为太后献礼的一匹汗血宝马。

和亲王弘昼是乾隆皇帝的弟弟,深得太后喜爱,本人却经常糊里糊涂地爱与人打抱不平,人称“京城侠王”。他酷爱听大鼓书,某日在书场点唱因找不到人便大发光火。正逢营造司的楼三与女儿红绸正在给书场修屏风,义气的红绸拿出自幼自学的本事救了书场老板的场,一段《窦娥冤》唱得和亲王泪流满面,却引起其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杨怀民的大为不满。

多格格责怪乾隆不该未见阿贵本人,便听信众人言辞降旨招回阿贵。皇帝此时才对妹妹表明,他对目前朝政的官官相护着实头疼,其实他看重阿贵的正直与忠诚,着他返京则是准备让他出将入相!

第二集:

和亲王弘昼自从听过红绸说书之后,便念念不忘。硬是在书场坐等红绸三天,除了她谁唱都不听。书场老板没有办法,再次前去求红绸。红绸心软,不顾父亲的反对,偷偷跳窗去救场。正逢返京的阿贵与大年从窗下经过,红绸劫御马而去。两人追“女贼”到书场,才知道此女名叫红绸。

阿贵在期限的最后一刻返京,乾隆与众臣正在等阿贵。在大殿内阿贵拿出匪首的人头证明了自己无罪。乾隆很是得意,欲奖阿贵。和琳却将阿贵盗御马的事情告知太后,引得太后大怒,要求皇帝再次降罪阿贵。皇帝无奈,只有责成阿贵暂时先回将军府,等候处置。本想利用晋献的汗血宝马而升官发财的唐大年也被革职,于是心中充满了对阿贵的怨恨。

崇泰是太后最为宠爱的一个孙儿。他倚仗太后宠爱,赢得了太后七十大寿总督办之职,要求户部征“太后万寿税”,强行命令工部赶建报恩殿,征召宫女,搅得万民不安,以此图谋私利,引起京城民众极大不满,不过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红绸借着弘昼对自己大鼓书的喜爱,把贝勒办的坏事编成唱词唱给亲王听为百姓出气,贝勒得知此事亲自到书场来抓红绸,不料王爷在场他也只能暂时作罢。但他仍不甘心,决定用强娶红绸来折磨这个与已作对的小女子。

和珅明白皇上心里并不准备真正责罚阿贵,他琢磨不透皇上为什么对这个大字不识的家伙如此宠爱,这就让他更加不安。他要通过和琳加强皇上对和家的信任和重用,那就一定得想办法让皇上这个驸马的头衔落在自己弟弟头上。和琳向哥哥请教,如何才能搏得皇上和多格格欢心。和珅拿出一个锦囊交给和琳……

第三集:

崇泰第一次没抓着红绸后,始终心中不甘。于是在红绸与杨怀民成亲之日带人抢亲,正好路遇阿贵和大年赶着上朝。阿贵先阻止了贝勒抢花轿,后来又因为不知道“哭嫁”的习俗把红绸“救”回了将军府。

和珅准备的锦囊原来是让和琳参奏他的九条罪状,条条义正言辞,其实看上去没有一条实际的东西。但这招却着实让皇上和群臣,尤其是多格格都对和琳刮目相看。和琳心中暗叹哥哥确实技高一筹。

阿贵知道由于自己的鲁莽无知而引起一场大的误会,急忙向红绸道歉并送她回家。

和琳为了成为驸马,不择手段。知道阿贵误抢了红绸之后,便跑到糊涂王爷面前利用他对红绸的喜爱,黑白颠倒告阿贵一状,果真弘昼中计。

第四集:

多格格要在和琳和阿贵之间自己选出驸马,皇上有心帮阿贵,暗中帮阿贵指点路线,而太后则希望格格可以选中自己喜欢的和琳。当多格格在宫中欲选驸马之时,亲王闯入宫中,要找阿贵理论一番。

弘昼在乾隆和太后面前指责阿贵抢走红绸,老实的阿贵解释是“哭嫁”惹的祸。

抢亲不成,恼羞成怒的崇泰带人追到红绸家里。红绸只好再次跳窗而逃,无奈找到杨怀民,却因礼节不对被迂腐的杨怀民拒之门外。红绸被追得无处藏身,无意中再次跑进了将军府。

和琳、弘昼和崇泰都在乾隆和太后面前指证是阿贵抢走红绸并且现时就藏在阿贵的将军府中。阿贵不知道红绸又逃回来,同意跟他们打赌,搜查将军府,以证实自己无辜。

唐大年在关键时刻,被和琳利用出卖了红绸,使得弘昼胜利。

多格格知道事情真伪,有心帮阿贵,便以小公公的身份,表示愿意为阿贵在“格格”面前美言,不说出红绸在府中的真相。不料阿贵不愿意欺骗格格,请“小公公”如实向“格格”禀报。阿贵的诚实却再次打动了格格的心。

杨怀民再次来迎娶红绸,却发现由于被崇泰追捕而一夜未归的红绸在阿贵家时,他不听阿贵和红绸的解释,拂袖而去…...

第五集:

太后知道在将军府搜出红绸的事之后对阿贵更加反感。和琳趁机献上诗册讨好太后和格格。

阿贵在乾隆的指点下想向太后解释“冤情”,却实话实说把崇泰贝勒在外无法无天、激起民愤的事情说了出来,反而激怒了太后。太后随后强行指定格格许配和琳并逼乾隆立即下旨赐婚。

工布侍郎因无法按期完成报恩殿工程被逼自杀,和珅与崇泰合谋让和琳借机偷工减料建成报恩殿来压倒阿贵。

唐大年被和琳以官位相许而出卖了红绸,但事过之后,和琳却根本不认账。无奈大年再次回到将军府。在红绸的逼迫下,答应写奏折状告贝勒,以免去阿贵的军罚。

红绸还在生杨怀民不解风情的气,想拿做将军夫人这事好好激激杨怀民,不想却意外收到了杨怀民的退婚信。红绸大怒,赌气非阿贵不嫁。阿贵没办法,带着大年找杨怀民想替红绸讨公道却无功而返,为了阻止红绸自杀答应娶她,却又气走了假扮成小公公来探听情况的多格格。

第六集:

乾隆在太后的逼使下,只好下旨将多格格许配和琳。情急之下,多格格急中生智自己亲自“宣圣旨”,把内容改为将自己和红绸都许配给阿贵。

多格格传假圣旨的事让太后非常气愤,在和琳与崇泰的挑唆下,再次逼迫乾隆要在七十大寿看到和琳与格格完婚。

和琳认为自己的驸马是当定了,和珅却劝他先放弃驸马的竞争并主动推荐阿贵入军机处为官,这样可以让皇上彻底信任他,然后再找机会把阿贵彻底整垮。

大年知道了假圣旨的事,自觉跟随阿贵前途无望,本想离开将军府,忽见皇上亲自找阿贵提驸马之事,知道了皇上还是喜欢阿贵。又回来讨好阿贵……

第七集:

大年为讨好皇上,毛遂自荐劝说红绸改变不愿作妾的主意。

阿贵领旨在军机处“学习行走”,开始并不被众文臣重视,可他一个行伍出身,读书比打仗可难多了。加之和琳有意驾空他,不给他安排任何事,闲来行走,却让他发现了诸多隐藏的问题。最让他们吃惊的是阿贵把所有告崇泰贝勒的奏本都带回府,并让唐大年依据奏本写下了告贝勒的状纸交给了皇上。但是皇上却向他表明了不能马上法办崇泰的原因。

在大年的几番卖力劝说下,本已打算回家的红绸刚出将军府就被崇泰的杀手追杀,幸好小乐及时救回了她。

崇泰听从和琳的诡计抓了楼三要挟红绸换人,红绸打算只身去换人。

第八集:

杨怀民不忍看红绸去送死,飞马找阿贵报信救红绸。幸好在关键时刻阿贵赶到救出红绸,崇泰慌忙逃窜到了和府。

在和珅的指使下,和琳先是在和府中安置好崇泰贝勒,然后到太后和皇上面前把罪责都推到阿贵身上。阿贵一心想着给红绸和百姓报仇,不知道和琳已经设下陷阱等他跳,如果他杀了贝勒,就重了和珅的“借头杀人”计。

多格格知道崇泰是太后的宠孙,所以亲自来找阿贵,希望借让他进宫纳彩的缘由,阻止阿贵一怒之下,亲手杀了崇泰,彻底惹恼太后。可是和琳先假传贝勒的挑战书不见阿贵行动,而后烧楼三的房子真的激怒了阿贵。他闯入和府,抓住贝勒欲杀之。幸好小乐及时赶到劝阻了阿贵。在没有任何人敢接审这个案子的情况下,阿贵不惧和琳以尚方宝剑相逼,私自在将军府设公堂亲审贝勒。

第九集:

得知阿贵在将军府审贝勒,京城百姓纷纷前来申冤。

太后得知此事后,逼乾隆亲自找阿贵放人。乾隆无奈在告状的众百姓面前带走了贝勒引起民愤。阿贵见到百姓眼中绝望的目光,终于再也按捺不住,毅然出剑,在皇上面前杀死了贝勒。

阿贵为民除害的行为感动了百姓。知道朝廷不会善罢甘休,百姓自发组队保护将军府不让官兵靠近。

听说阿贵当着乾隆的面将爱孙杀死,太后悲痛欲决,震怒之下责令皇上下旨杀了阿贵为崇泰报仇。多格格虽假烧御书房想阻止下旨,却被太后看穿。

第十集:

乾隆安排多格格借带太后出宫给崇泰超度之机,让她了解民间对阿贵杀贝勒事件的真正反映。果然了解了真情之后的太后情绪有所改变。

为救阿贵,红绸再次利用给弘昼唱大鼓的时候,把贝勒的罪行一一揭露,侠王弘昼答应替红绸向太后给阿贵求情。

在皇上、弘昼及多格格的求情下,太后终于同意不杀阿贵,但无论如何也要皇上下旨将之充军千里。乾隆以同音字巧妙的发配阿贵到四库馆的“辛姜”阁读书。

和琳虽被乾隆封为四库馆的代总裁,和珅却提醒他不能掉以轻心。阿贵越来越成了他们的眼中钉,心中刺。经过许多的事,和珅更加认定了皇上对阿贵的重用,一定另有深意。

阿贵开始在四库馆被罚读书,唐大年则被封为阿贵的先生到四库馆教他读书。

第十一集:

红绸来给阿贵送饭,恰遇来向和琳指出报恩殿的工程有致命问题,不应该再继续建下去的杨怀民。两人之间有些尴尬。

杨怀民的意见被和琳驳回。他不甘心,打算自己在书库里找证据告和琳。

谢廷在和琳的指使下,利用俾女萧湘使用美人计,意欲引诱大年说出皇上派阿贵到四库馆的真实目的。阿贵的行动被监视着,心虚的谢延误把阿贵和红绸到处找伙房找东西吃看成是在查案。

和琳一伙做贼心虚,他们把阿贵当成了头号对手严密地控制着……

怀民找到告和琳的证据,却不小心被田松发现,无奈躲到阿贵的房间。

和琳知道了杨怀民的事四处搜查四库馆没有找到人,继而派人来搜辛姜阁……

第十二集:

得知怀民偷书的原因后,阿贵答应全力保护他。

和琳从谢廷处得知杨怀民藏在阿贵处,可想尽办法,阿贵就是不离开辛姜阁,使得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抓人……

和琳找来和亲王刁难阿贵,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趁机抓住了杨怀民。

大年劝阿贵不要再管杨怀民的事,可阿贵执意要帮怀民告御状。

和琳猜到阿贵会来找他要人,叫谢廷抵挡。不料阿贵识破谎话找到了和琳。他又以已经把人送往刑部为由支走阿贵,想要暗中将怀民杀人灭口。

第十三集:

阿贵知道和琳在骗他。大字不识却身经百战的他开始在四库馆里摆起了龙门阵,欲与和琳斗到底。他表面上象是相信和琳的话,暗中却叫红绸找来了自己的家人四面看守四库馆,以防和琳杀人灭口。另一方面,与红绸、大年一起商量如何能从和琳手中骗走杨怀民……

箫湘假意来找大年,实是替和琳、谢廷一伙人探听消息,

经过几个回合较量,和琳设计把阿贵大年引到禁地“天外天”使他犯下大罪并告到皇上那里。情急之下,大年让红绸去求格格以救阿贵。阿贵心生一计,决定将计就计,让皇上可以亲审杨怀民,让和琳一伙人的逆行暴露无遗……

第十四集:

红绸利用和亲王,从谢廷手中骗走了杨怀民……

多格格则设法与皇上一起到四库馆,以背《百家姓》为由考察馆中文人。不料,简单的问题却难倒了所有的文人,而早已和红绸有所准备的阿贵则成了唯一背得出全文的人。多格格趁机为阿贵美言,皇上欲赏阿贵,阿贵却提出,自己要的赏就是要皇上“御审杨怀民”……

怀民拿出证据,证明报恩殿有问题。

和琳又告阿贵兵围四库馆有罪,格格和红绸说明此举是为救杨怀民。乾隆夸奖阿贵有功并赐他四库馆总管事之职。

和琳搬出三位建筑大师,拒不承认宫殿的问题所在。僵持之下,和琳提出要楼三来裁决。可令怀民没有想到的是,楼三指出是怀民的错。怀民百口莫辩,反倒被革职派到四库馆给阿贵当师爷。皇上命和琳继续修报恩殿。

和琳一计未成,反倒使阿贵升了官,随即又生一计,想要阿贵这个曾经威风八面的武将军栽倒在文人一片的四库馆中……

格格给阿贵来送点心,恰遇红绸。两人同时打开食盒让阿贵吃,阿贵左右为难。

第十五集:

格格借机用自己知道的阿贵打仗中所有受过的伤给点心起名,令阿贵十分感动,而红绸对这些伤却一无所知,无奈红绸把和阿贵打架咬他的伤让格格看,格格很吃惊。

因为阿贵以军规整顿四库馆,和琳便在和亲王的面前告状说四库馆已天下大乱。乾隆带着王爷亲自来到四库馆视察实情却,看见所有文人都在秩序井然地赶编《四库荟要》。多格格向乾隆说明这都是阿贵军棍的功劳。

皇上晋升阿贵为四库馆副总裁。一直假扮太监的多格格向怀民显示真实身份并约定两人合作追求自己心上人。

和琳利用萧湘把大年引到两个唱戏皇子的房间。大年误认为又是立功的机会找阿贵报告情况。阿贵果然被激怒要惩罚两个不务正业的“唱戏文人”。红绸从亲王那里无意得知在四库馆唱戏的文人是皇子,急忙赶来通知阿贵。阿贵知道真情后仍然冒着丢官的危险秉公办理了这件事。皇上对阿贵正直更加赞赏,不但没有罚他,还奖励了黄马褂,同时再次委以重任,让他在四库馆查帐……

和琳、谢廷搬起石头反而一次次砸了自己的脚。

第十六集:

红绸非常认可怀民对报恩殿的建筑错误的分析并解释了楼三说谎的原因是和珅拿师公全家人的性命来威胁。

和琳想利用阿贵不懂帐的弱点让阿贵知难而退。可大年请了二十个有经验的账房先生帮助查帐暂时给阿贵解了难。但最终没有查出问题。于是,阿贵想出“以假查假” 的办法来突破这个难题。他从监狱里找来了因为“做假帐”而入狱的人查假帐,承诺每查出一笔假帐就可以有相应的减刑。眼看假帐就要被查出,和琳着急来找大哥商量,和珅却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

多格格和杨怀民分头行动,合作追求各自的心上人。但两个人最后却都被气得火冒三丈,成了名符其实的难兄难弟……

第十七集:

为了帮和琳讨格格欢心,潇湘出注意让他“英雄救美”。和琳安排的地痞劫了格格的车,可是让和琳没有想到的是车里还有搭顺路车的怀民,这个一向柔弱的书生在地痞面前的勇敢让格格感动。

和琳的计划虽没有特别成功,但赢得了太后的好感,执意要定和琳当驸马。

和琳阻止阿贵查帐的行动计划正在进行,趁红绸把阿贵带走看受伤的怀民之时,和琳将和亲王骗到辛姜阁把他用烟迷昏了。然后放了一把火,烧了所有的帐本,并驾祸于这位糊涂王爷。

和琳的计策得逞,虽降职一级但还是躲过查帐一劫。红绸感到这火烧的蹊跷和阿贵一起分析细节,推测一定是有人故意放火。多格格告诉阿贵王爷抽烟后莫名其妙的昏倒,提醒他从烟查起。

第十八集:

阿贵利用妙计,查出放火一事的主谋。和琳知道放火一事已经败露,来找哥哥商量对策,那知和珅早已抓田松家人迫其自己承担罪责。

乾隆亲审田松,但无论怎么追究他只是承认自己是为了报复和琳才放火,把所有的罪都自己承担。

杨怀民把烧毁的辛姜阁重建一新,红绸特别给阿贵做了练字用的桌子。阿贵非常感动,和红绸约定好,红绸帮他查出四库馆的黑帐后就谈婚嫁之事。红绸于是借王爷名义招榜悬赏找黑帐,使四库馆的气氛紧张起来。

多格格为创造与阿贵两人相处的机会自愿来教阿贵读书,红绸为怀民画报恩殿图样来到屋内,多格格假装与阿贵很亲热的样子激起红绸的嫉妒。

第十九集:

深夜花园里蒙面人交给大年两张纸说是黑帐,大年喜出望外,没有察觉潇湘在暗中看到一切并向谢廷汇报。

红绸和大年一起调查两张纸的根源,确定是要找的黑帐,准备继续追查。

怀民求格格带自己夜闯皇宫禀报报恩殿的事,格格用计调开大悲注意力,使怀民见到皇上。听了怀民的介绍皇上连夜赶到工地勘察,证实施工的问题。

趁皇上出宫,大悲来找和琳报告情况,和琳只好“弃四库馆,保报恩殿”,他推荐阿贵全面负责四库馆,并把楼三聘到工地现场指挥施工。

蒙面人再次出现,红绸在暗处观察,可那人必须要见钱交帐。大家商量到最后还是决定由阿贵向格格借钱。

格格把筹到的首饰让王爷去当成钱,可是糊涂王爷却把当回的钱给了别人……

第二十集:

就在大家失望无措时,萧湘在谢廷的授意下,主动借钱给大年,想利用他找出蒙面人然后灭口。在大年与蒙面人即将交易时,突然有杀手出现吓走蒙面人,交易失败。

和琳本想把四库馆修书的事扔给不识字的阿贵管理借此难为他,没想到众文人被阿贵的温暖行动所感动,修书进度反而大大加快,太后寿诞要献礼的《统论全经》提前完成。谢廷于是指使萧湘,寻找借口向大年借了《统论全经》并销毁,欲置阿贵于死地。

阿贵发现少了此书,经询问知道是大年借走,要求他立刻归还。大年找萧湘来要书,萧湘终于把自己故意骗他的事告诉大年。

痴心不改的大年认为萧湘的实话是谢廷所逼,依然想着萧湘。

阿贵自带枷锁,跪在四库馆,发下誓言----不找回书就不拿下枷锁。众文人被感动连夜修书,又赶修出一本[统论全经]。

红绸借给修书的文人送水果的机会,察言观色推测出黄石就是送假帐的蒙面人……

第二十一集:

红绸和黄石谈好了账目的交易。谢廷得知这个消息,命令萧湘找大年探听情况。大年又一次被骗说出了交易地点。就在交易时杀手出现,杀死黄石。幸好阿贵及时赶到,抢过账本交给大年保管。而谢廷同时也派出萧湘拦住大年,把账本调了包。面对红绸和阿贵的责备,大年很惆怅来找萧湘诉苦。萧湘顺势煽动阿贵和大年的关系。

和琳想出主意把大年拉到自己这边,让他偷出阿贵的黄马褂就把自己古董店送给他。大年接受贿赂,告诉阿贵真相,想当卧底接近和琳。阿贵同意大年的计划。事后红绸发现马褂丢失,查出是大年所为要惩罚他。

虽然知道大年是为了卧底才偷黄马褂,但为了让谢廷更信任大年,阿贵只有“假戏真唱”打了大年二十军棍。

阿贵带着枷锁来找皇上“负荆请罪”,主动承认自己的黄马褂丢了。多格格为救阿贵,答应了太后让和琳当驸马来换取阿贵赦免的条件。

第二十二集:

多格格来找阿贵说明愿意与他私奔也不嫁和琳,阿贵只是感动,但还是愿意娶红绸。格格特别失望,怀民也知道自己无法和红绸复合。两人互相诉苦后想出“生米做成熟饭”的办法来得到自己喜爱的人。格格拿来御酒,怀民打算把阿贵和红绸灌醉再行动,可是由于做标记的酒壶和另两个混在了一起,使得格格和怀民也都醉了。酒醉的格格、怀民、阿贵躺在了一张床上昏睡过去。怀民最先酒醒发现自己也和格格同床共枕,慌忙离开。

萧湘被安排专门照顾大年,可谢廷为了讨好七阿哥要让萧湘去陪酒。大年虽有伤在身,仍然爬着来救萧湘。萧湘被深深感动,决定把和琳黑账的秘密告诉大年。

格格一夜未归,太后大怒。得知格格是在四库馆阿贵更是吃惊。

早晨阿贵酒醒发现身边的小太监变成了“女人”,正要准备出门,红绸恰巧来找他。一声“香草”从格格的嘴里说出,让红绸发现格格在阿贵床上,红绸误会被气跑。

第二十三集:

多格格把自己失身于阿贵的事告诉了和琳并说不可能再嫁他。和珅让和琳在这个时候更要坚定娶格格来讨好太后和皇上。

乾隆信任阿贵的人品,免他不死只是发配到宁古塔。格格知道了要阿贵充军的事来求太后,说明自己和阿贵是清白的。太后答应寿诞后赦免阿贵。在红绸陪阿贵去充军的路上,怀民赶来要与阿贵“同床同罪”,把自己酒醉当晚的经过说了出来。他们路遇运送报恩殿大梁的队伍,怀民判断出报恩殿有隐患,可能很快就会塌。阿贵决定率众人返京救主。

大年发现黑账所在,并劝阻了小乐和三残仆去劫囚,提醒他们救阿贵要先找出黑账,于是一起夜抢账本。谢廷追杀大年,想抢回黑帐。危难之时阿贵恰巧赶来救下大年。

第二十四集:

阿贵在报恩殿倒塌之前及时救出了太后和皇上。太后为了奖赏他把红绸许配给他。阿贵也被封为军机大臣,大年被封为崇文门税务监督主事。红绸被太后特许金牌随时可以进宫给太后唱大鼓。

怀民在报恩塌倒时救了格格,两人的感情加深。

乾隆找来俞敏中商量如何处置和琳,并封他为领班军机大臣。大悲偷听到消息传信给和珅通知他想对策。

大年上任后,有个老贝勒主动来找他提亲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她。大年心中虽然想着萧湘,但还是有些动心。

阿贵准备到红绸家送彩礼,可是途中与押解楼三的囚车相遇,原来是报恩殿的施工责任推到他身上。红绸告诉阿贵楼三是被冤枉的,是和琳故意陷害。阿贵准备到军机处为楼三申冤。

第二十五集:

阿贵以为和琳是主要负责人,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军机处拿出了证据,证明主要施工图和大梁的质量问题都是由楼三签字,而和琳是早有预谋的。最后的希望是找皇上,阿贵进宫大悲不让见,红绸只好请求王爷找皇上,可是皇上出游不在宫中找回皇上需要三天时间。斩期即到,阿贵无奈亲自来找敏中,敏中把他拒之门外,直到深夜阿贵依然站在雨中等待……

敏中的女儿如意听说过阿贵的英雄事迹非常钦佩,知道阿贵在门外等着求见,她破例开门领阿贵见爹。可惜见到敏中给阿贵讲了些军机处的规矩后就把他撵走了。失望的阿贵认为只有劫法场才能救楼三,大年劝他要以大局为重。

敏中执意要斩和琳,没想到和珅要拿议罪银来顶罪,敏中虽不愿意但自己升官的底细被和珅掌握也只有妥协。在法场上阿贵本想来和楼三告别,却不见同被判斩的和琳党羽。大怒之下阿贵劫了法场,救走楼三。敏中派兵抓人被阿贵手下打败。

第二十六集:

如意的婚事成为敏中和夫人的心病,多少达官贵人上门提亲都被如意拒绝。稍有希望的五贝子,却因办事霸道也让如意给骂走。最后决定要抛绣球招亲。

敏中准备用大炮来逼阿贵交人。阿贵让红绸用木头做了大号的假炮吓走了敏中的兵。

乾隆让楼三拿出证据才能救他,大年想到找其他大师做人证的办法。可是大家都怕事避世,红绸只好想出各种办法找来证人为父亲洗冤。敏中得知楼三被无罪释放,自己又被皇上责怪办案不利,对阿贵怀恨在心。

如意要抛绣球招亲的消息传遍京城,五贝子安排了众多家丁到现场抢球。原来如意决定抛绣球招亲是因为一直让她敬重的父亲收了和珅的议罪银,这令她很失望,想借机会离开父亲远走高飞。

第二十七集:

阿贵、大年路过看热闹,却不想机缘巧合绣球被阿贵接到。敏中对结果很不满,如意趁机宣布要嫁阿贵。事后阿贵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个错误,还没来得及向红绸解释就被皇上叫入宫。皇上知道绣球的事很吃惊,阿贵想请皇上帮忙解围,皇上给他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敏中不同意女儿嫁给阿贵,如意指出他是因为楼三的案子颜面无光才拒绝婚事。两人正在争吵时和珅来见敏中,逼他接受阿贵,和珅想借刀杀人除掉阿贵。在敏中矛盾时,阿贵来退绣球。如意伤心不肯退,最终敏中也决定不让他退绣球。阿贵很绝望不知所措。

老贝勒让小德来找大年要庚帖的,准备提亲,恰遇萧湘。得知小德来意后萧湘很惆怅。

第二十八集:

大年为了报答萧湘的一片痴心,以假庚帖回绝了老贝勒的提亲。

如意以为父亲真的为了自己的幸福让步,其实敏中早就想好了整垮阿贵的计策-----利用阿贵的疾恶如仇本性,挑唆他跟和珅作对,废除议罪银。阿贵果然上当,准备找大年写奏折告倒和珅。

如意了解到阿贵心中只有红绸,亲自来到将军府与红绸理论,萧湘假拌红绸与如意交谈,红绸在旁边察言观色。如意的见识过人,文略出众令二人难以应对。

阿贵把写好的奏折交给了敏中,众军机大臣看后都对阿贵要废议罪银和要斩一百零八个有罪大臣的举动表示很惊愕。敏中借口阿贵要诋毁皇上,将其贬为守城小兵。而大年也降为崇文门守城官。原来的守城官包小德升到了大年的位置上耀武扬威。

敏中以为把阿贵整垮,女儿就可以不嫁她,可如意心意已绝。

大年认为让阿贵官复原职的唯一办法就是娶如意。阿贵却不肯放弃红绸,而红绸深知只有阿贵当军机大臣,才能伸张正义,所以红绸甘愿让出阿贵。

第二十九集:

大年想出办法撮合如意和阿贵。萧湘扮成绝情的“红绸”,将红绸扮的“萧湘”卖给如意。通过红绸扮的假萧湘的讲述,使如意认为红绸不适合阿贵,更加坚定要嫁给阿贵。

和珅知道包小德是个惟利是图的人,打算利用他除掉阿贵。

当阿贵和大年要回将军府商量如何对付和珅时,发现将军府已经被建威将军占去,红绸和萧湘不见踪迹。

如意为了救阿贵天天整理议罪银的资料,红绸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如意不忍心拆散她们。于是红绸把如意心中认为的“红绸”批评了一番,让如意改变态度。大年鼓励阿贵继续和议罪银斗争,但想废掉它必须官复原职才能做到。阿贵仍然不肯娶如意。

第三十集:

小德按照和珅的吩咐派杀手刺杀阿贵,在关键时刻大年带领士兵帮阿贵退敌。一次失手后,小德再次要求和珅加人手刺杀阿贵。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阿贵的手下已有防备,四个杀手被吓跑。

如意带着亲自做的鸡汤和饼到崇文门看阿贵并把俞敏中写的关于议罪银的奏折也交给了阿贵。大年重新抄写后由小乐送交皇上。

狠毒的小德又要用毒药来对阿贵下手。在下毒时幸好被小乐看见,阿贵安然无恙。

和珅安排在皇上身边的卧底秦大悲扣了小乐送的信。和珅猜出只有敏中才能写出十八条罪状,而且知道如意到过崇文门找阿贵,警告敏中不能再出错。

第三十一集:

原本想下毒害阿贵的小德反被告之自己喝了下毒的酒,拼命跑来找和珅要解药,却是被阿贵愚弄了。

敏中把和珅拿来的信交给如意看,如意很吃惊,劝说父亲帮阿贵与和珅斗争废掉议罪银。敏中把如意软禁在府中不准她给阿贵报信。红绸带着如意写的信爬树出府送给阿贵,在信中如意告诉阿贵截“长风”镖车找议罪银证据。可是小德偷看到了大年在地上写的“长风”二字,密报给和珅,使得阿贵没有查到证据。

敏中邀亲王来府中听红绸唱大鼓,如意才知道身边的萧湘才是“真”红绸。为了成全阿贵和如意,红绸打算去亲王府中暂住。如意被她的行为感动,不顾父亲的反对接红绸一起找阿贵,就在大家想不出对付和珅的计策时敏中却意外地出现在崇文门。

第三十二集:

敏中答应如意帮阿贵废除议罪银后就辞职还乡。原来只要找到圣祖训就可以逼皇上废掉议罪银。红绸以要编书为由叫如意帮她到皇史宬找圣祖训。

和珅猜不透如意的用意就准备先下手,绑架了萧湘和楼三。

功夫不负有心人,红绸和如意找到了写在扇子上的圣祖训,就等皇上回宫让阿贵交给他就可以大功告成。和珅知道消息后通知阿贵要以扇换人。大家都很矛盾,最终阿贵还是决定先救人。

乾隆回朝要带阿贵回宫,但阿贵执意不废议罪银不当官。乾隆大怒。如意看出阿贵要杀和珅的想法,告诉他用玉玺逼和珅交圣祖训的主意。一方面让阿贵假意到和府“搜”圣祖训稳住和珅,另一方面亲王帮红绸把真玉玺藏起来造成玉玺丢失的假象。等到宫中传出玉玺丢失的消息时,阿贵拿出红绸用木头雕刻的玉玺印纸给和珅看,表明阿贵已经把玉玺藏在和府。

第三十三集:

和珅以为阿贵真的把玉玺藏在自己家中,只好认输交出圣祖训。和珅知道只有当过领班军机大臣的敏中才可能知道圣祖训的事来找他理论。不料敏中已经把自己换官的事告诉了皇上,被批准辞职还乡。

乾隆得知玉玺丢失前弘昼来过,叫来弘昼问罪,却从书架上找到了玉玺。

阿贵认为找到圣祖训就可以顺利废除议罪银了,可是皇上不肯见他。红绸想借太后封的金牌带阿贵进宫也被大悲阻拦。情急之下大年想出“装死”的计策使阿贵见到皇上。乾隆出难题想让阿贵知难而退,却没有难倒他,只好答应废除议罪银。就在大家认为大功告成时,乾隆告诉阿贵收了的议罪银已经用完,无法退还再定罪。国库空虚,各地征税远水不解近渴。阿贵坚决废除议罪银,立誓要在三个月内收齐税银。可是和珅却派小德故意把贵重货物调走其他城门使得阿贵收不到税。不仅如此,和珅还安排了六部的官员分别向百姓收税,让百姓苦不堪言,而所有的罪名推给了阿贵。

第三十四集:

红绸替百姓报打不平,来找太后评理。太后带红绸见皇上解决问题,原来乾隆知道和珅加税的事,而且是因为边关的敌寇突然入侵,军粮紧缺,十日必须集齐二百万两补充军饷,皇上不得不继续加税。红绸请求皇上给自己和阿贵三天时间交出所需军饷,不要再给百姓加税乾隆同意。

大年想出只有收税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凑齐数目,就是要把平时偷税漏税的大户全收齐。关键是让小德说出这些大户的名单。他们兵分两路:大年和阿贵演戏逼小德交出了名单。红绸和小乐等人借口要查帐包围了和府,断绝了和府与外界的联系。这样按照名单把文武百官和皇亲国戚所漏的税全部收回了。但最后算账还差一部分,大年想出巧计让和珅补全了差额。

第三十五集:

阿贵三日内凑齐了所需军饷,乾隆封阿贵为领班军机大臣。

乾隆给大年和萧湘赐婚,并且要亲自主持他们与阿贵和红绸的婚事。曾被阿贵斩首张黑子的弟弟张青子来找阿贵报仇,准备在大婚之日下手。意外得知皇上出现,决定要同时除掉乾隆。在将军府打探时看到正在试新郎服的大年,误认为是阿贵。

阿贵到红绸家接亲,只留大年在将军府,乾隆这时到来,告诉大年要赐给他亲题词的扇子,大年喜出望外。正在这时,张青子带领手下四五十人乔装成送礼的人混入将军府,抓住所有宾客。大年和乾隆虽换上便装,但张青子还是认出大年穿新郎服时的样子,把大年当成阿贵来抓。大年辩解后张青子知道了阿贵不在府中,要先抓乾隆要报仇。为了保护皇上大年挺身而出,以皇上赐的扇子为证,证明自己是乾隆并用激降法控制住了张青子的情绪。

红绸经过六次哭嫁,阿贵才把她接走。可是回到将军府才知道绑架事件。阿贵冷静应战,和张青子约定,只要他打败一个张青子的手下就放一个人质。直到最后只剩下乾隆。阿贵打败了张青子,他答应放了乾隆。可是最后他不放阿贵。乾隆答应只要他们放了阿贵就可以不追究绑架一事。张青子无罪离开,红绸阿贵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Link: http://www.asm32.net/article_details.aspx?id=1975